如果说第四集最后7分钟的长镜头,是点燃肾上腺素的那股劲。

那第八集的最后7分钟医院的桥段,是触及深渊后的那个魂。

比起美剧惯例的强情节取胜,结局硬扯续集悬念。

《真探》的编剧真的很良心。能感受到他对这两个人物角色的极其的珍惜,医院里外的对话,为整整17年的时光跨度下,两个人物内心,性格,境遇,恩怨纠葛,彼此关系,以及对世界认知和感知的方式…种种一切在前面六七集中,制造出的铺垫,矛盾,冲突,变故…画了一个真诚又看似漫不经心的句号。

这就是结局,这才是结局。

不是传统意义:主人公的物理死亡,不是打了一场旷世胜仗解救人民于水火中,不是王子公主从此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不是我们在路上永不停歇,不是她就这么消逝在人烟中成为我永久封存的记忆……

这个结局简单,克制,在漫不经心的调侃中宣告了:

两个男人,对自我的和解。

而整整八集是17年跨度的时间线上让观者见证“和自己和解”的过程。

RUST在失去女儿家庭后用缉毒,卧底,追凶探案强行充斥着自己所有活着的物理性时间和理性的思考,他不需要社交,女人,饮酒作乐,甚至睡眠,清醒的压抑着自己,封闭着自己,像一台高速运转的机器一样,活着。
rust唯一一次对外界有所寄托的宣泄,竟然是和maggie发生关系,后入式相拥的寄托。

而结尾,rust用编剧的话说是“性格发生了五英尺的位移”,

真探2刷有感。移到了一个允许自己悲伤的地方

他等了大半辈子才哭

记得第三集的幕后,编剧有强调一个概念“紧锁的密室”,指在封闭空间发生难以破解的悬疑案件。而联系rust的漫谈,你的人生就是你经历,你如何看待你的经历,这一切都装在你的大脑里,大脑就像一个无人可及的密室,其他任何人无法触及(这让我想起《消失的爱人》那句经典的“我好想撬开你的脑袋,看看里面是什么”)

Rust算是一个自我封闭在密室的人,他从来没想过出去,从来也没想过让任何人走近,他看待生命的消极与无用,因为这个案件不断地深入而同时,让存在有了机动性的动力。这也是为什么,在辞职,并和Martin老死不相忘往来以后,他继续用自己的方式坚持着追踪。

有一次在车上Martin问他,你有没有怀疑过自己是bad
man,rust说,我从没怀疑过,这里需要一些坏人把另一些坏人挡在门外….

Rust的思维认知偏激的非黑即白,但他这个人经常站在灰色地带,用自己认为对的方式继续着,他是个好人,正义的人,用时也是一个bad
man。他执着于此案,即使脱离警察身份,也绝不放手,一部分原因是“有债要还”的谴责和救赎,还一部分原因是,这就是他这么多年生活的一部分,是同时与自己的密室可以抗衡的唯一源动力。

vns7908威尼斯城官网,而就在结尾,当案件终于告结了(他在病床上“意犹未尽”的提及还存在落网之鱼),他拖着绷带缠身的躯体,走出多年凝结的坚不可存的密室时,
而Martin站在他面前。

此时此刻的Martin也不是曾经那个莽撞中庸大男子主义的大块头,当他失去了他认为理所当然的家庭,当他自我消解了警察的身份。两人10年后相见,rust问他“你这么多年你过得,除了工作你都做什么”Martin燃燃呼呼一大堆后说“nothing,just
work ,go home”Martin的Go
home是打开一个速食外卖,看着电视打发的孤独时光。

可能就是在这种十年的抽离和独处中,他不再是那个rust一说话,白眼翻到天上的大块头了,他学会了试着走近别人,尝试着去理解自己曾经拒绝深思的所有问题和矛盾。

当rust讲到女儿和爱,泣不成声时。Martin眼神中释放着爱意的光,像一个温暖的企鹅融合了整个北极。

他记得rust以前爱抽的烟,甚至引用了Martin曾经星空的阐述。只是为了,给这个患难与共,走出密室的男人一个真正的关怀。

有人会觉得,rust的哭是展现脆弱的一面。我并不觉那是一般层面的脆弱。

展现脆弱的两个条件

1.匹配一个尖锐的对立面,这个对立面可能是一个致命的人一个危机重重的情景设置

2.匹配一个可化解困境的同立面。给予抚慰和帮助的解救者。

而rust的阐述,他向Martin描述在黑暗的感觉,女儿,父亲,包容在他周围
浓浓的爱,那更像一种宣告,

和自己和解的宣告,原地引爆密室的宣告。

宣告需要见证者。

而眼前这个男人,是他生命中唯一一个能作为见证者的见证者。

最后的最后

Rust:过去,这个世界只有黑暗,要我说,是光明占了上风。

引用编剧的解读:作为一个曾经的悲观主义者,rust的阐述是非凡的乐观,并非基于情绪,而是基于物理,乐观不再比悲观虚幻,他用他唯一知道的方式在最后承认。

是的,是光明占了上风。

而这才是结局。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弹棉花的江小河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