标题是扯淡的。

   当然本文的内容更扯淡,且吐槽点甚多,慎入!

 

     首先要从某大神的分析说起,本集中反复出现的Let’s have
dinner到底是个啥。
     变化下字母的顺序:

      Let’s have dinner
   =IRENE ADLER VT SH 【艾琳战胜福尔摩斯】

or =SH VT IRENE ADLER 【福尔摩斯战胜艾琳】

      无论是否关乎巧合(当然我更倾向于相信这是编剧的神来之笔),我想要说明的是,艾琳和卷福始终都是一场输赢游戏中的对手,至于其它的该有的不该有的单向情愫,甚至是从对方眼中看到自己的惺惺相惜,也不过是人物基本关系之外衍伸的附属品,而不能被过度放大。毕竟,改编作品最讲究的还是“大事不虚,小行不拘”,在此基础之上,我们可以忍受艾琳与原著之间存在的智商鸿沟,可以忍受她从唯一赢过Sherlock的”that
woman”跌落为最后被完全逆转局面甚至求饶两次的伪御姐,甚至可以忍受艾琳居然会be
Sherlocked的可怕人设。

      但是除此之外,我几乎找不到更多的吐槽点了。Preview那段困扰了我们511天的游泳池悬念虽然有被粉丝质疑圆的不够好,但在我看来莫里亚蒂欢快的手机铃声以及对卷福比出的抱歉口型和卷福的”it’s
fine”正恰到好处地显示出了编剧的举重若轻和对我们当时紧张情绪赤裸裸的嘲讽。

     话说回来,对于某些异性恋观众坚持认为卷福对艾琳动了情的执念,我实在无法不耿耿于怀。拜托这是Sherlock
Holmes啊,你以为是你隔壁邻居吗!伟大的Mr.Holmes已经无数次地重申了他认为感情会对理智造成影响的观点,这也几乎成了SH的基本属性之一。

     在《波西米亚丑闻案》中,爵士借花生之口这样描述道:“这并不等于他对艾琳·艾德勒有任何近于爱情的情愫,因为他的头脑理性、刻板、沉着,完全容不下一切情感,尤其是爱情这种情感。”
“即使是在精密仪器中落入沙砾,或者他的高倍放大镜镜头出现了裂纹,都不会比在他这样的性格中掺入一种强烈的感情更能扰乱和妨碍他的工作。”

     可见即便编剧再大胆,也不可能冒这样的大不韪只为了满足这些连原著都没看过一心忠于八点档狗血剧情的三流观众所一贯秉持的恶俗趣味。你们把各种不着边的细节牵强附会地理解为卷福爱上艾琳的所谓“明示暗示”,得了吧!虽然他会在一眼见到裸体艾琳时震惊到忘记假名字,在艾琳调戏他以后张嘴推理都打了个磕巴,但这也只是作为virgin无法受理智控制的极小部分的正常反应而已。难道你们忘记了卷福在测量艾琳脉搏和观察到她瞳孔放大之后的绝地大反攻,忘记了卷福告诉艾琳:“你居然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我知道花生认为我完全对爱情无法了解,但其实我也有自己的了解渠道,我感受不到别人的感受,但是我可以看别人身体的反应,这比那些虚幻的情绪困扰要方便快捷靠谱多了。爱情这东西还真是可怕啊,谢谢你给我这最后的论证。”这段台词配合艾琳的一滴泪简直碉堡了好嘛!虽然在此之前我也曾愚蠢地以为他即将步入“色令智昏”的堕落之路,但是感谢编剧用这段犀利的台词狠狠地鄙视了我的自以为是,再用一句“关于晚餐的事我很抱歉”把我彻底Sherlocked,并使我再一次真切地感受到21世纪的Sherlock和那个十九世纪阴郁男人气质上的遥相呼应。

     所以请忘了你们喜欢拿来辩驳的“伸出白皙的手坚定地向花生要艾琳手机”的细节吧。作为胜利者我要个手机当战利品又有何不可。同时这也可以看作是向原著致敬的桥段,在原著中,福尔摩斯放弃了波西米亚国王赠与的绿宝石蛇形戒指,而是向国王索要了艾琳的相片。尽管在这版福尔摩斯中,SH成功地在最后关头来了个惊天大逆转,但毕竟他曾经被这个女人挫败过,所以保留关于这个值得尊敬的对手的手机作为警惕骄傲自满情绪的警钟,才是这个动作真正的目的。

      最后要说的是关于备受争议的结尾,在千奇百怪的各类奇葩解读下几乎要将神探夏洛克颠覆为一场玄幻剧,在这些奇葩看来,“艾琳其实是死了,因为她之前也说阿福delusional妄想狂,麦哥也笃定的说没戏。我真的觉得是小福在妄想了,毕竟一个蓝眼珠老外混到恐怖组织里当刽子手不太现实,卷福就算劫法场也得戴一副黑色隐型眼镜对不对?太假了!”我勒个去啊,这也太扯了!您这是哪儿跟哪儿啊,您才是地地道道的delusional好嘛!面对这样的智商水平,以及这种“甚至不屑于掩饰自己愚蠢的傲慢”,我就连产生一点智商优越感的兴趣都没有。但是鉴于对结尾持有这种虚幻想法的人口基数过大,我只能勉为其难地将智商暂且降到和你们同一水平线上,再用丰富的论据打败你们,虽然这个过程不会让我产生任何的快感。

vns7908威尼斯城官网,     首先是麦哥确认艾琳死亡时斩钉截铁地说不会出错,因为这个世界上除了他弟弟没有人能动手脚骗过他的眼睛,而他不认为他亲爱的弟弟有参与进来的可能。所以艾琳的死亡显然就是卷福协助伪造的,不是吗?其次花生几乎天天挂在嘴边的赞美之词难道还不能让尔等相信Sherlock化装技巧的出神入化吗?(请自觉无视小萝卜的大腮红装扮,盖里奇这货疯了)至于对卷福混入恐怖组织可能性的怀疑我甚至都不想多说什么,也许承认在挑战人类智商下限的比赛中你们赢了,才能为我挽回最后的一点尊严。

  

      综上之赘述,我们不难得出,这集中的Sherlock Holmes的确按照Sherlock
and love(NOT Sherlock in love,GOD BLESS
US!)的设定,在与艾琳的交锋中展现出了作为“不容任何情感扰乱他缜密思维”的始终精于推理和观察的“世界上最完美机器”的典型特征,但相对于第一季中的表现,人物形象显然更富有人性,也更饱满了,就如同在圣诞夜的刻薄推理后对茉莉抱歉的一吻,诚挚而温暖。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