宫锁心玉 乱弹系列

完成了sign完结篇之后,累得不想说什么了,整理邮件的时候看到M的话,觉得很有意思。近来身边的朋友几乎都在讨论这部作品,理由不都是好奇,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身边的写手朋友出奇一致的称赞何晟铭演的好。面对这一面倒的支持四阿哥的声浪,一时无言。或者,我们也可以理解为是对何晟铭演技的肯定。再见何晟铭,他真的改变很多,与从前那个快乐活泼还有一点点骄傲的大男孩形象已经完全不同。时间对于他来说,是可怕的雕刻刀,风霜刀剑严相逼,把他变成沉郁成熟,凡事求全的样子。看到他上芒果综艺的样子,忽然觉得辛酸,要知道他从前当歌手的时候也上综艺,与现在这番光景可是全然不同。只记得他从前上[vns7908威尼斯城官网,城市金曲]欢乐活泼的样子,依稀记得他喜欢开玩笑,总爱吓人,那情形仿佛还在昨天,怎么忽然之间,少年就成了成人,变得沉默。现在想起来,年轻时代的日子就如同在坐火箭,活着活着就老了。

乱弹之四 福利 上篇

有那么多双眼睛开始期待四爷的文字,也只能说明大家对这个角色的厚爱,并且,何版的四爷言谈举止情绪里一定有某一部分是打动人心的,因为这其中有不少港台观众是第一次看何晟铭演戏。在此之前,除开正宗港剧不算,我已经看过两个版本的雍正,都是难忘的角色,都是让人印象深刻的演技——

一个版本是留美演员刘信义扮演的雍正爷,另一个则是家喻户晓的唐国强版雍正。

两位都是资深演员,演技都有可圈可点之处,在表演中都融入了他们深厚的电影拍摄经验,体现了扎实的舞台功底。因为这两个角色塑造迟早会被列入表演教科书探讨,为了与宫剧中四爷的角色分析对照,这里仅提及之前珠玉在前的两个角色提供的雍正这个人物塑造的思路:

·雍正虽然是一个喜怒无常的君主,为人阴沉,城府颇深,但他有极具人性化的一面。这一点在刘版雍正角色塑造中有极为深刻的体现,尤其是金殿负子请罪和吕四娘杀雍正的那两场戏,拍得很值得玩味。

在金殿请罪的时候,雍正爷是驼着儿子弘历爬进去的,而在吕四娘夺剑自刎的时候,雍正的表情非常复杂;当然,并非宫剧开场时那样吕四娘刺君的情况,要是那么处理可就麻烦了,那个年代的观众肯定不依。说起来,看刘版的雍正应该是小学时的暑假,那部作品对那时还很排斥历史学习的我来说,是一种震撼,让我开始对清朝这段历史开始感兴趣。而唐版雍正则影射了不少现实,说是历史剧,其实更像是针贬时弊的作品,尤其是老演员焦晃塑造的康熙角色,运筹惟幄却又困于现实,让人难忘。唐版雍正其实是提供了另一个思路:

·这样一位喜怒无常的君主究竟是如何对待家人,如何处理复杂的家庭关系,又是如何对待父母兄弟子女,如何面对众多妻妾。

到了网络小说时代,桐华连载的[步步惊心]其实是以现代人的角度解读了康熙王朝的九子夺嫡事件,虽然加入了作者个人的理解,但做了周详的考据,基本遵循了史实;可是当下这一部补锅之作为迎合市场需要,加入了不少现代偶像剧流行元素,这就给何晟铭塑造角色带来了困难。对于一个爱思考的演员来说,他不能完全按照历史的描述来演,因为那样既不符合剧本要求,也不契合市场需要;他也不能按照步步惊心抑或是梦回大清里对四爷的解读来演,因为这也不符合剧本要求;他更不能按照流星花园里对花泽类那样的梦幻成长中的美少年模式来演,因为剧本设定是在清朝,四爷已经是个成熟的男子,早已远离了青涩与懵懂,有的只是明彻与洞悉,当然还有城府和谋划。从这个意义上说,这个补锅剧本是编剧于正的独创,这个四爷角色是专属于演员何晟铭的唯一。或者说,何晟铭赋予这个角色以灵魂,以他自己的演绎打动了初次看他作品的观众。既是如此,这个角色的演绎中势必充满了个人特色的诠释,并且,剧中四爷的情绪有一部分是来自何晟铭本人的考量,他也将自己的一部分融入到角色表演中去了。

如果说八爷出场是因为不忍晴川落水,本能的想要救人,而四爷出场则是因为素言在花魁大会上的失利,而她的失利全在意料之外,因为是天上掉下来的人儿毁了她的前程,当然也可以认为,晴川的出现本来就是那个时代的意外。晴川,对于八爷来说是那个时代的惊喜和慰藉,对于四爷来说却是他此生此世唯一的意外和温暖眷恋。只要看到日后晴川成为八福晋之后,四爷那复杂的表情,就能想到钝刀割心肝这几个字。如果将八爷比作鲜活生长但却缺少爱情温暖,因而格外渴望爱的一棵树,那么四爷却绝对是棵蔫萝卜,蔫萝卜看似打蔫又不起眼,可是更辣心,辣得人入心入肺流眼泪。来自现代社会的晴川为四爷这颗蔫萝卜付出的可不止是入心入肺流泪,还有她在康熙盛世里重要的一段记忆,最终也是因为无法承担这无与伦比的辣味爱情选择离开,回到现代。可是这还不算完,四爷的痴情居然还追随着她回到现代,这就是开篇那一幅画像的来历。原来是四爷要画馆为他深爱的晴川所画,虽然不能与她在古代相守,他的爱也要追随她回到现代,成为她家店里的画中诗,还是想要回到最初。

在最初,四爷登场是在静谧的河边,灯光点点,水光闪闪,沉郁的皇子在水边望天。失利的素言还在懊恼,四爷却悄然出现在她身后,并且不接受她的解释,要她再图后算。看他的眼神,有苦痛也有沉郁,这是个心思复杂的男子,不相信别人,也不懂得真爱的意义。渴望真情的素言选择跟随这样的人,注定要受伤。或者,我们也可以认为,在最初,素言就是为了报恩要跟随四爷左右,她并非不知道自己被利用,她只是期盼自己会成为意外,换句话说,素言的感情不能说是纯洁的情感,只能说是纯粹的期盼,她是因为渴望爱情而甘心被利用的女子。可是,感情只要有了条件和理由,就是交易,不够纯粹;四爷是何等明了之人,他对爱人对感情要求之高,全在众人意料之外。因此,素言虽然有可能成为知己,但却绝对不会是四爷的挚爱,因为素言对四爷的感情,从一开始就有了限定,可以说是你情我愿的交易。剧情发展到后来,她竟以帮助四爷,逼迫四福晋金枝点头,为的是自己嫁入王府,成为侧福晋。在当时的困局之下,四爷当然不可能不娶金枝,可是这样以条件要求相爱,要求幸福的女子,绝对会让四爷毛骨悚然,避之忧恐不及。悚然归悚然,他不会说,只会做。当然,这也是他的个性所致。因此在本剧结束时,素言由衷的感叹自己亲手打造了金笼子,每天都是在坐牢。

看过素言再说晴川,晴川与四爷的相见了,这一次的相见很有诗意,是在她被八爷那个宫内小团体折磨之后,在最狼狈的时候,忽见一人安坐抚琴,这惊喜可想而知。在两个人都觉得累,都想要安静的情况下,晴川只是静坐听琴音。此时,四爷也不介意,见一宫女静坐听琴,也不像是认识他,他并不阻止,继续弹琴。可见,晴川甫一出场,对四爷的意义就是懂得他的人,也是他此生的例外。因为只有听得懂他心情的女子才会什么也不说,坐在他的身边,安静听琴。之后,晴川被九阿哥派人羞辱,幸得四爷相救。天晓得,对照四爷之前的行为,这又是一个例外,因为老四向来心眼多,话又不多,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这样的人绝对不可能多事到出手救人,可是居然为了晴川破了例。这次又是弹琴,可是感觉却大不相同,四爷和晴川其实已经慢慢开始了解对方的心情,从心理上靠近对方。

此后,发生了一些事情,晴川和八爷的感情继续发展,八爷开始正视自己对晴川的感情,他是个从不掩饰自己感情的人,因此一定会在行动上反映出来,这样直白表现也给从不直白的四爷带来了一些冲击,让他很是不悦,直接抹杀了之前对晴川的感觉,将她划为能够操控老八情绪的人,为打击老八,也为了去掉禧嫔控制老八的这张王牌,对晴川急欲除之而后快。当然,最让四爷不满意的是围场强吻。

在围猎之时,晴川只是作为禧嫔的随行宫女到场,而且是为四爷而去,可是八爷的感情如此真挚热烈,为了宣告自己的感情去向,竟在众人面前,一把抱住晴川,狠狠亲了一下。这是类似于孩童的蛮横举动,当然也是爱意强烈的表现,这让四爷当场不悦,立即把晴川归入老八的女人一类。说到底,这两个阿哥,虽是皇子,性格各异,在感情上都一般幼稚,一个为了表达感情,做出诸多让女方反感的事,一个为了隐藏感情,开始作出一些匪夷所思的决定,其实在一定程度上,都表现了自己对晴川的感情。只是这二人的运气真的完全不同,直白的人终于以诚意打动了美人心,不够直白的那个,不论如何努力,如何深情,都失去了美人心。

与此同时,四爷的计划也在慢慢实施,为了进一步操控权臣,进一步扩大势力,他发现了隆科多的秘密,娶了他见不得光的女儿金枝。金枝这个角色在剧中看来是个幼稚蛮横却痴心一片的女子,种种离谱行为无法深究,可是对于整部作品来说,却是个重要的推进人物,正是她一次又一次近乎于盲塞可笑的吃醋举动,促进了晴川与四爷的感情发展,推动了剧情发展。我们甚至可以认为,已故的四福晋金枝是撮合四爷和晴川相爱的大媒人,并且金枝也是最能见证八爷、晴川、四爷三人三角关系的人。头痛严重,今晚就到这里,详情如何,明日再叙。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