军事后勤保障系统是军队的生命线,是军事制度的重要内容。春秋时,军用物资和武器装备统由国家供给。国家专门设有收藏和发放武器装备的机构和官吏。关于这一点,我们在前文“兵农合一”一节中已经谈过。战国时列国仍承春秋之制,由国家设立的少府、府库等机构负责武器装备的统一制造和统一管理,定期发给军队使用。如果府库对武器装备管理不善,还要受到处罚。发放武器时,往往还要在武器上刻记“某库授某某”字样。西汶艺术网军事物资被统称为“委积”,由国家统一以“军赋”的名义征收。关于春秋时的军赋及春秋战国时军赋征收的变化情况,前文我们也谈过。国家将所征收的军事物资,设专门机构管理,战时统一供应部队。据《周礼·地官·司徒》,其《委人》之职,掌管供应军旅所需的“委积薪刍”。《廩人》之职,掌管“有会同、师役之事,则治其粮与其食”。而各地收藏“九谷之物”的仓人,则负责供应大军在国内行军用的粮食。当大军深入敌境作战时,武器装备虽然要依赖国内供应,而粮食最好是就地征用,这叫“因粮于敌”。军用马匹,则由校人、廋人、圉师等喂养、管理。春秋战国时,军中专门设有负责供应军需物资的部队,叫“辎重”。辎重部队随大军一道行动。公元前597年,楚“荆尸而举”,讨伐郑国,“军行:右辕,左追蓐,前茅虑无,中权,后劲”。其中所谓“左追蓐”,杜预释为“追求草蓐为宿备”,应是对的,就是“辎重部队”。辎重部队以大车运送给养,故《易》曰:“大车以载”。大车一般用牛挽驾,所以孙子称它为“丘牛大车”。大车所运载的粮秣、物资、衣装,重可达三十石,所以又称重车。据郑玄《周礼·车人》注,大车是平地的运输车。此外,还有在山地使用的小型辎重车,曰“柏车”。挽马的辎重车叫“广车”,以人力驾挽的辎重车曰“辇车”。春秋战国时,一乘战车要配一辆重车。所以,《司马法》说:“轻车七十五人,重车二十五人。”轻车就是战车,七十五人制是春秋中期以后和战国时的制度。重车就是辎重车,它有二十五位成员,即:炊家子十人,固守衣装五人,厩养五人,樵汲五人。他们被称为军中的役徒,在春秋以前,多由野人充任。战国时国、野界限消失,统由征发的农民担任了。因此,一乘战车就是百人。如果出动革车千乘,就是十万之师,其中有辎重部队两万五千人。辎重部队是大军后勤供应的保障。据《商君书·兵守》和《墨子·备城门》诸篇,在战国,设防的城邑受到进攻时,还要征发妇女充当军中役徒,而由老弱供应粮秣。又据《六韬·龙韬》,后勤部队分工很细:除有负责粮草,银饷和筑路、修桥的辎重部队外,还有专门负责医疗救护的人员。这应是战国时后勤保障体系的一个进步。[战国军事后勤保障和武器装备的进步。img]uploadpic/20077/200771650491097.jpg[vns7908威尼斯城官网,/img]西汶艺术网繁阳剑
战国晚期春秋时期,武器是由青铜制作的,分进攻性武器和防卫性武器两大类。据《周礼·司兵》记载,战车上的武器有戈、酋矛、夷矛、戟、殳五种长兵,还有刀、剑等防卫短兵。戈是一种装有长柄的兵器。主要适于在战车上抡动作战,所以,战国时随着战车的衰落,戈也逐渐失去作用,为戟所取代。西汶艺术网矛是尖形的刺杀兵器。矛头分为身、骹两部分。身一锋两刃,锋、刃下端用来安柄的空筒叫骹。矛也是西周、春秋战车上最常见的兵器。从殷周到春秋战国,矛的进步主要在于矛身逐渐加长,两翼逐渐缩小,以利于深中要害,加强杀伤力。《诗·鲁颂·閟宫》讲春秋鲁车兵兵器即有“二矛重弓”。二矛,就是酋矛和夷矛。酋矛长二丈,矛头带有脊角。夷矛长二丈四尺,矛头扁平无脊角。矛柄的长短,可任人调整,以适应长距离刺杀。战国后期出现了铁矛,《荀子·议兵篇》说楚国的“铁釶惨如蜂虿”,是很厉害的武器。[img]uploadpic/20077/200771650741129.jpg[/img]钩内戟
战国中期[img]uploadpic/20077/200771650507145.jpg[/img]长杆三戈戟头部
战国早期戟是由戈、矛联体发展来的复合兵器,兼有戈、矛二者的杀伤能力。河北藁城台西村商代墓出土的戈矛联体青铜兵器,就是“戟”的前身。西周的戟,是戈、矛合铸在一起的,兼有啄、刺、勾三种功能。春秋中期以后,出现了一种联装二至三个戈头的戟。戈和柄的夹角加大,内和胡上加刃,以增加杀伤力。战国时,戟除了在上述方面有所改进以外,还出现了钢铁制造的戟。锋刺与援变得更为窄长尖锐,杀伤力也更大了。戟不仅适用于车战,也适用于步兵和骑兵作战,是军队最主要的攻击武器。页码1
2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